办公逸CEO刘建华:钉钉发布云考勤机是个好事

发布日期:2017-03-15 10:30:05

相对于2013年前后兴起的基于地理位置的移动考勤——外勤管理,办公室考勤(含工厂、学校、店面等固定地点考勤)在2016年以前,仍是一个被互联网从业者遗忘的角落,更不用说BAT会在上面花什么力气了。几乎100%的办公室考勤,都是由传统考勤机完成的,而传统考勤机是一个尚未被互联网化的设备,考勤机厂商踏踏实实挣着硬件的利润,也不觉得考勤机有多大必要去联网。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单一的考勤机是无法真正解决考勤管理问题的,因为完整的考勤管理是包含打卡管理和考勤审批的,而考勤机只能记录员工有没有打卡;员工的请假、出差、加班、调休等考勤申请以及与之对应的审批,考勤机是记录不了的,中大型企业会借助OA系统去完成,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则没有系统去记录员工的考勤申请与主管的审批。也就是说,打卡数据与考勤审批的割裂,是中国数千万需要考勤管理的企业的“入口级”的痛点,每到月底月初,几千万的行政人事,要去跟几亿的员工去对考勤、算考勤。

进入2016年,办公室考勤开始进入腾讯、阿里系的相关产品或生态体系里。办公逸在2016年1月,发布了中国第一台微信考勤机,第一次把考勤机和微信企业号打通了,员工在考勤机上的打卡数据可以实时传输到自己的微信里。8个月之后,2016年9月19日,钉钉发布了“钉钉智能云考勤机”,把来自传统考勤机品牌厂商得力的考勤机与钉钉的移动办公平台连通了,员工可以在“钉钉”App里查看自己在考勤机上的打卡情况。至此,考勤机这一此前被认为与互联网无关的设备,成为腾讯、阿里在移动办公领域开始“染指”的智能硬件。两家入场的姿势有所差别,腾讯目前还没有亲手上阵,先行亮相的是活跃在腾讯微信企业号平台上的办公逸,率先发布了微信考勤机,集成的是办公逸的微信考勤系统,而微信提供的是接口支持;阿里则是自己动手,钉钉直接发布了云考勤机,集成的是钉钉自己的考勤系统。

如果说,办公逸更早的预见到办公室考勤(而不是外勤)可能是下一个移动互联网的入口(每天中国有2.5亿至3亿的上班族要在办公室里的考勤机上打卡),那钉钉在办公逸发布微信考勤机之后的8个月内,就高调发布了自己的云考勤机,则更快的把办公室考勤公开的升格为移动办公的入口之争了。

在对比了钉钉的云考勤机及钉钉的考勤系统之后,办公逸认为,办公逸的微信考勤机,从独立的产品力而言,是要胜过钉钉的:

1、硬件性能上,办公逸微信考勤机要超过钉钉云考勤机。钉钉云考勤机,目前只是单一的指纹考勤机,不支持人脸识别;指纹容量只有1000枚;必须通过网线连接网络,不支持WiFi联网。而办公逸微信考勤机,在硬件配置上采用顶配原则,同时支持人脸、指纹识别,指纹容量3000枚,支持WiFi联网。

2、考勤系统上,钉钉的考勤系统目前还比较简单,仅适用于朝九晚五的中小企业,不太适合有复杂排班需求的企业,也还没有实现跨天排班;没有按照法定节假日内置的全年休息日设置,需要按周去手动调整;仅有单纯的打卡数据,没有把外出、请假、出差、加班、调休等考勤及假期审批功能整合进来;没有“代打卡识别”功能,暂不能有效解决员工把手机交给同事,或请同事代为登录App进行打卡等问题。而办公逸在考勤系统上已做得比较深入,小到十几人的公司,大到上万人的集团都可支持;有复杂排班需求的行业也可支持,包括跨天排班;创造性的把打卡数据与外出、请假、加班、调休等考勤申请无缝集成,自动汇总计算;提供“代打卡识别”功能,有效防止员工代打卡。

对办公逸而言,钉钉进入云考勤机领域,是个好事,巨头的进入有助于培育市场;也是个坏事,毕竟,钉钉的品牌影响力、母公司的综合实力(含补贴能力)是办公逸短时间内望尘莫及的。

但,办公逸也有自己的底气,最根本的底气来源于以下三点:

一是办公逸的考勤系统是基于微信的,办公逸可以让员工在考勤机上打完卡就马上收到微信消息,在微信里就可查看考勤记录,发起考勤申请了,而钉钉是只能让员工进到钉钉里去查看在考勤机上的打卡记录的——考勤这个场景啊,如果一定要和某个移动应用连通,对数亿员工来说,还是和微信连最自然;非要和某个工作类的App连,对员工来说是复杂的,不爽的。
       二是考勤对办公逸来说,是最核心的系统,办公逸最好的团队和资源可以全扑在考勤上;对钉钉来说,考勤只是其中一个非核心的应用,钉钉最核心要做好的,还是即时通讯(IM),而且这块不容易做好,尤其是在微信已占据垄断地位的中国;办公逸不需要考虑即时通讯,因为这块由微信解决了,办公逸只需要在微信里把其他办公应用做好。
      三是办公逸的团队是个独立的创业团队,不受母公司策略的干扰,办公逸团队可以自主的决定去做最应该做的事情;而钉钉,毕竟只是庞大的阿里系的一个小部门。